那个曾经陷入校园欺凌的儿子, 后来怎么样了?

那个曾经陷入校园欺凌的儿子, 后来怎么样了?

那个曾经陷入校园欺凌的儿子, 后来怎么样了?

元旦收到了一个问好,是来自几年前验过的一套房的房东崔姐,她发了一些小壮的活动照片给我看,很高兴看到她那曾经陷入校园欺凌的儿子小壮逐渐有了新的人生面貌。

我还记得和崔姐相约验房那天,小壮背着书包站在妈妈身后的样子,人如其名得壮,比同龄人还都要高一些,穿着校服背着双肩包,双手紧紧地攥着书包背带,斜着眼睛看着地上。崔姐则是脸色苍白,一手拉着小壮的书包带子,一手抓着手机朝电话那头的小壮的爸爸吼:“又被学校老师叫去了,你什么时候回来,我不想管了。”然后就挂了电话。

然后语气一转,非常客气地跟我说:“不好意思,你是今天验房的老师对吧。刚刚去学校接他,有点事和他老师聊晚了,所以迟到了一会儿。”

“没事没事,我没有等很久,不用叫我老师,就叫我小阳或者阳光就可以了,我们直接上楼吧。”

我在房间里检查的时候,就听到崔姐在客厅里骂小壮,大概意思就是:“这么大的人了还被人欺负,丢不丢人,读书也没心思,问也不说,打也不说,你爸爸也不管,到底想我怎么样!”

我在房间听得刺耳,也没听到小壮一句回嘴,好奇心驱使我站在房间门边上的死角往客厅看,小壮仍然背着书包攥着书包背带站着,低着头盯着我打开的工具包,任由他妈妈责备,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我仔细地打量起小壮,他的校服裤子和衣服都弄脏了,上面有一些鞋印,攥着书包带的手指攥得非常用力,都发白了,衬出他的指甲倒是很干净整齐,袖口和领口也没有发黄的痕迹,他的妈妈应该在生活上照看得很仔细。

崔姐出去阳台接一个工作电话,我就走出死角,去了客厅。小壮警惕性很强,我一靠近他就往后缩,我也没走太近,就在我的工具包旁边蹲下,开始一件件给小壮介绍工具的用途。小壮似乎听得入神,他不由自主地靠近了一些,也蹲了下来,开始拿起一件仔细看。

崔姐打完电话走回客厅,小壮蹲着的位置是背对着她,我蹲着的位置是面对着她,我朝她做了一个“不要说话”的手势,她也停下了脚步。正好有一个下水管道的位置需要和她确认一下,我就请她离开客厅,留小壮一个人研究工具包。

可能和陌生人聊天心理负担小一些吧,她一边帮我确认图纸,一边讲起了小壮的事。小壮读初二,学校是重点初中,民办学校,除了入学需要摸底考试以外,也是托了一些关系才进去的,小壮的成绩小学时候还可以,但在这所学校里,面对的不光是全市的好学生,还有一些向省内定向招的专为升学的尖子生,于是小壮的成绩就下来得很快,她和先生商量了一下,决定去学校旁边租一个房子,省下通勤时间,由她陪着儿子念书(因为本地生只能走读,而她的工作单位离学校较近一些),先生住在家里(先生的工作单位离家里近一些)。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